登陆

母亲改嫁,父亲入狱…无依无靠的三姐弟却“独享”一间校园

admin 2019-06-04 195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本文转自微信大众号“广州日报”(ID:guangzhoudaily)

在河源市紫金县柏埔镇群星村,有一所特别校园——柏埔镇群星小学水背分校。校园是专门为3名留守儿童学生“量身定做”的,并且这3名学生更是来自同一个家庭的姐弟。

本来这是一所原定要被吊销的校园, “这是考虑到3姐弟的特别家境,上学、放学一个都不能少”,紫金县柏埔镇群星村党支部书记陈国强说,并且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还专门组织了2名教师给他们姐弟上课。

家庭变故 12岁女母亲改嫁,父亲入狱…无依无靠的三姐弟却“独享”一间校园童独撑一个家

据当地村干部介绍,这3名不幸的孩子别离名叫叶冬玲、叶分明和叶明龙,本年依次为12岁、10岁和7岁。叶冬玲在家里作为姐姐,本来和村里其他同龄人相同,具有一个完好的家,可是,从2016年上半年起,她的母亲邱某霞因其父亲叶某欣犯有偷盗、吸毒等恶习,看不到日子的期望,便丢下3个孩子远嫁外地,从此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。

陈国强称,随后的几年,叶冬玲家里相继发生了变故:2017年上半年,叶冬玲的奶奶因病逝世;同年年末,她的爷爷因病瘫痪;2018年3月,叶冬玲的父亲因偷盗罪入狱;2018年10月,叶冬玲的爷爷被其小姑接到江门家中照料。从此,家中只剩下叶冬玲和她的2个弟弟在家相依为命。

“叶冬玲也有2个姑姑,除其小姑远嫁江门和将瘫痪的爷爷接去照料外,其在深圳务工的大姑,既要照料自己的家庭,又要每月靠打工帮补他们姐弟3人的日子费用,日子真的很不容易”, 陈国强说,叶冬玲3姐弟是其父母亲非婚生子女,其父母婚后一向没有处理结婚证。自从父亲入狱、母亲改嫁、奶奶病世、爷爷瘫痪在床之后,12岁的叶冬玲便用自己幼嫩的胳膊单独撑起了这个家。

“群星村原有2所小学,以柏母亲改嫁,父亲入狱…无依无靠的三姐弟却“独享”一间校园埔河为界,分群星小学和水背分校,数年前,由于农村人口的急剧锐减,水背分校的学生近两年大都分流到周边村庄较近的方湖、良洞小学去上学了,当地政府曾决议吊销水背分校。”,柏埔镇群星村党支部书记陈国强说,当地政府之前也曾考虑过让叶冬玲姐弟3人转到群星小学读书,但由于

其家间隔群星小学有6公里多远,路途中还要横跨省道和一座大桥,加上家里无人接送,镇里便考虑到交通安全问题,所以保留了这所小学分教点,让叶冬玲姐弟3人在同一所校园持续就读,也便利姐弟三人在家彼此有个照料。

姐姐学习成果优秀 为照料二弟留级同读

叶冬玲告知记者,作为姐姐,她每天早上都要提早起床,做好早餐让2个弟弟吃饱之后,再和弟弟一同步行到离家1公里之外的水背分校去上学,放学后再带着2个弟弟回家,之后忙着在家洗衣、烧饭、洗碗、种菜,叶冬玲说,家里只需精干的活她都抢着干,每天都累得精疲力尽。

“能在校园和家里照料好弟弟,我感到很高兴”,叶冬玲称,她的2个弟弟都很明理听话,二弟叶分明放学后会帮她刷锅、炒菜,三弟叶明龙会在家帮助扫地或抹桌子。

记者前日正午在叶冬玲的家中看到,一层矮小的高楼由于年久失修,屋内4个房间的天面都呈现不同程度的雨水渗漏现象,而叶冬玲姐弟做的菜都是以炒鸡蛋、煮萝卜干、蒸咸鱼为主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3姐弟当天的午饭,叶冬玲三弟叶明龙舍不得将早餐未吃完的泡面丢掉,在锅里持续热一热便接着吃;叶冬玲二弟则将炒熟的鸡蛋加水,再放入与前晚电饭锅里的剩饭一同煮成鸡蛋粥,这便是他们姐弟的午饭。

“本来本年我是就读四年级的,由于二弟功课根底差些,为了照料二弟学习,现在我和二弟是同班就读三年级”,叶冬玲告知记者,其三弟由于未到小学就读年纪maka,每天上课时,本该上幼儿园的他,只能交由教师代为照料,或让其在旁边陪读,或在教室里任其游玩。

记者在群星小学水背分校看到,叶冬玲和二弟叶分明并排坐在偌大空荡的教室里,显得有些孑立,三弟叶明龙坐在哥姐的中心,也仍旧有模有样地跟着教师朗读课文。教数学课的刘巧青教师告知记者,当地教育部门组织他和教语文课的夏湘君教师2人担任他们的课程,2人轮番讲课。刘巧青说,尽管现在只要叶冬玲和叶分明姐弟俩是正式学生,而最小年纪的叶明龙,他们也相同视为该校未来的小学生,一同对症下药,每天课程一节不少,每一个教育环节,他们讲课都做到一丝不苟。

“姐姐叶冬玲本年12岁,学习成果很好,每门功课都在90分以上,上一年她的语文和数学成果排在全校第一名;弟弟叶分明本年10岁,成果尽管差一点,可是每天上课都很仔细”,刘巧青告知记者,尽管校园学生少,但他们两位教师仍然会严厉依照课程表上的时刻上课,课余时刻,他们也会陪同3姐弟游玩或做课间操。

三个孩提心中各有愿望

“叶冬玲三姐弟很明理也很听话,我和夏湘君教师平常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,去关怀照料他们,每当双休日都会去他们家,了解他们三姐弟的学习和日子情况”,刘巧青告知记者,除了家人和校园教师一向关怀照料他们的日子,有河源市的志愿者也加入到照料他们的队伍。

柏埔镇群星小校园长刁宏成说,考虑到叶冬玲姐弟没有任何亲人在身边,当地政府还为叶冬玲和叶分明姐弟申请了低保和特困生补助,孩子们的2个姑姑也一向关怀照料他们姐弟3人,每月都给他们寄去日子费用。

刘巧青说,叶冬玲姐弟3人尽管家庭遭受严重变故,可是3个孩子一向非常刚强,并学会了自己照料自己,特别是姐姐叶冬玲,不只每天要烧饭做家务,还要监督两个弟弟母亲改嫁,父亲入狱…无依无靠的三姐弟却“独享”一间校园的学习。

“父母平常尽管不在身边,可是咱们姐弟会刚强面临,我会尽力照料好两个弟弟,”叶冬玲告知记者,她和弟弟都有各自的愿望和学习方针,她长大后想当一名医师母亲改嫁,父亲入狱…无依无靠的三姐弟却“独享”一间校园,用自己所学的常识救治社会更多的患者,由于爷爷的瘫痪,让她坚决要走出一条求医之路。

而弟弟叶分明和叶明龙悄悄地告知记者,他俩长大后要当一名专抓坏人的差人,由于“贩毒坏人”诱惑自己的爸爸走上了吸毒和违法路途的,并且还形成姐弟3人由此痛失母爱。

"六一节到了,你们姐弟最缺的是啥?"当记者问及叶冬玲时,叶冬玲说,咱们姐弟期望好意的叔叔阿姨、哥哥姐姐能常来陪同咱们,给咱们讲故事,别的咱们想具有一部手机和一台机器人陪读机,手机能和姑姑联络,陪读机能引导咱们姐弟学习。"叶冬玲说完之后,又转念一想,喃喃自语地对记者说:"不过,有了手机,没有手机卡也没用,有了手机卡母亲改嫁,父亲入狱…无依无靠的三姐弟却“独享”一间校园,话费太多咱们也无才能缴交"。

期望能保管寄宿校园

"姐弟3人单独在一所校园学习,长时间脱离了集体日子,没有其他同学的陪同和学习竞赛,会对他们年少的生长晦气。",刁宏成对此表明忧虑,他告知记者,叶冬玲姐弟现在暂时不缺日子费用,他们最缺的是大人的陪同和照料。

据悉,柏埔镇群星村委会和群星小学现在正在商讨对策,为叶冬玲姐弟预备树立一个爱心账户,让社会爱心人士所捐的善款有个监管和合理运用,一起呼吁社会爱心人士或具有有学生食宿条件的爱心校园,能将叶冬玲姐弟三人保管寄宿在校园里,这样才会有利于叶冬玲姐弟三人往后的生长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曾焕阳

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曾焕阳 通讯员苏远龙、陈道生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